首页 >> 教育>> 兰州大学:在最艰难的地方撑起一片天
  • 兰州大学:在最艰难的地方撑起一片天

  • 时间:2019-11-06 15:21:01 阅读:4921
  • 天水南路222号的大门夹在甘肃省兰州市中心的高楼之间,不显眼。

    然而,大门上的大字“兰州大学”告诉人们,这是中国西部高等教育的一个重要地方。

    兰州大学作为“985工程”和“211工程”国家重点建设大学,2017年入选国家一级大学建设大学(甲级),化学、大气科学、生态学和草科四个学科入选一级学科建设名单。十七名院士驻扎在这里,三万多名学生在这里学习。

    随着110周年的临近,回顾兰州大学110年的历史,曾经有过辉煌、挫折,甚至更崇高的情感再次腾飞。

    兰州大学以此为座右铭,从清末新政时期建立的一所新学校,蹒跚地走上了一条涵盖除军事科学以外的所有11个学科的单一学科,坚持西部,为国家服务,将地区劣势转化为科研优势,走出了一条具有浓厚西部特色的“不屈不挠”的办学之路。

    在最难撑起一片天堂的地方

    1949年,兰州解放,兰州大学迎来了快速发展时期。

    响应国家支持西北的号召,兰州大学历史上做出突出贡献的老校长姜龙基和朱自清、叶开元、水天等一大批顶尖学者来到兰州,谱写了一首无悔的赞歌。

    "老师和学生支持了这个国家最艰苦地区的世界。"兰州大学核科技学院院长吴望锁回忆起过去,感动不已。1955年,在当时的高等教育部的命令下,兰州大学和北京大学同时成立了现代物理学系。新中国的核相关岗位长期以来都位于重灾区。兰州大学的老师和学生们成群结队地去戈壁沙漠抵御沙尘暴、盐和碱,抵御寒冷和炎热。他们为核科学在中国国防和国民经济中的应用做出了巨大贡献。

    像现代物理系、化学、物理、数学、生物、地理、历史、医学...兰达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在中国西北蓬勃发展。

    世纪之交,时代之轮向前推进,人才、资金等各种教育要素空前自由地频繁流动,在激烈的竞争中能否达到高水平,成为以兰州大学等为代表的西方大学集团必须回答的重大问题。

    兰州大学敦煌研究的一些成果

    1982年,26岁的郑炳林毕业并留在学校。作为历史专业的学生,他最熟悉的设备是电影机器和特殊阅读器。

    什么研究需要这样的设备?郑炳林给出了答案:拥有敦煌手稿的缩微胶卷。

    缩微胶卷上的字迹很小。你需要一个放大镜或一个特殊的阅读器才能看清楚。阅读速度非常慢。年轻的郑炳林用电影机器一点一点地推出这部电影,在“十年冷板凳”的努力下,他在敦煌历史遗址、敦煌文献整理研究、佛教和佛教艺术等研究领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与此同时,兰州大学的敦煌研究发展迅速。中国第一个敦煌研究博士学位,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第一个敦煌研究博士后学位,中国第一个外国敦煌研究博士学位...

    以敦煌学为代表的兰达坚定地选择立足西部,结合区域经济文化特色,化区域劣势为学科优势,开拓新领域!

    一系列有特色的学科或者已经得到巩固和发展,或者已经培养了新的学生。

    草原农业科技学院是兰州大学的王牌学院。它只有两名中国工程院草原科学院士,也是中国唯一的草原农业生态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它曾多次在全国学科评估中获得“一等奖”,在全国名列第一。2017年,草科学科被列入国家“双一流”学科建设名单。

    草原农业科技学院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Ren Jizhou)用一句话来说,兰州大学的草原科学有着独特的优势:“甘肃是一个狭长的省份,东南西北跨越1500多公里。它的生态类型丰富多彩。这只是一个草原类型的“展厅”

    围绕草原科学,学院大惊小怪,为改善西部沙漠生态,确保粮食安全做出了重要贡献。先后获得五项国家科技进步奖。

    8月4日,一支由兰州大学教授率领的20多人的科研团队进入青藏高原,以应对夏季青藏高原川藏线上的滑坡灾害。这支队伍也是兰州大学自2019年以来第四支进入青藏高原的队伍。

    青藏高原科学考察的频繁开展反映了兰达在西部地理和环境方面的研究实力。在中国对青藏高原的两次全面科学考察中,第一次考察的冰川组组长李吉均和第二次考察的首席科学家姚丹东都是由兰州大学训练和运送的。

    近年来,兰达抓住机会,积极融入国家战略,开展重大科学研究项目。祁连山研究所、重力研究中心等机构相继成立。干旱气候和环境演变机制、自然灾害预测和预警系统的科学理论,以及亚洲唯一进入营养研究网(nutnet)的生态野外站相继建立。兰州大学师生积极参与空间引力波探测项目和国防建设隐身材料的研发。

    兰州大学发起的“一带一路”大学战略联盟旨在建设“一带一路”教育共同体,促进各大学在教育、科技、文化等领域的全面交流与合作,为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到目前为止,国内外已有173所附属大学,其影响力日益扩大。

    目前,兰州大学的科研工作充满了不同专业的人才。不同的学科相互冲突,不同的思想相互激荡。形成了“大平台、大团队、大项目、大成就”的良性循环。

    当时,国立兰州大学第一任校长辛淑芝(Xin Shuzhi)面对广袤贫穷的西部地区,看着面前的师生,感慨道:“西北各省是我国古代文化的发源地,也是未来新民族运动将会发扬光大的地方。此时创办兰州大学意义重大。”

    兰州大学秉承“写西部文章,创建一流大学”的办学理念,正在探索经济欠发达地区建设一流大学的创新之路。

    言行代代相传。

    为了纪念前校长胡志德,从1977年到1986年高考恢复时,兰州大学有三件事引起了校内外的关注。

    第一次是1978年的全国科学大会,会上兰州大学授予了23个科研项目。二是在全国重点大学物理化学研究生选拔考试中,兰州大学四次获得团体和个人总分第一名。《瞭望》杂志就“兰州大学为什么有这么多顶尖候选人”做了专题报道;三是根据sci(科学引文索引),兰州大学发表的学术论文连续两年位居全国三大大学之列。

    这促使人们思考,地处欠发达地区的兰州大学在教学和科研方面取得突出成绩的原因是什么?人们终于达成共识,长期积累的学风和校训已经内化为兰达人的精神追求。

    1986年3月,兰达正式宣布学习风格的口号:勤奋、务实、进取。

    兰州大学博物馆里有一个“量子力学讲义”。

    100页的课堂讲稿简洁明了,计算过程一丝不苟。

    讲稿的主人是国家著名教师、兰州大学高级教授钱伯初。参观结束后,学生们留下了一条信息:“我被这位老人严谨的研究和严肃的教学所震惊。”

    教授言行一致,学生代代相传。2016年,兰州大学从256份学生作品中选出10份“好笔记和好作业”,在兰州大学档案馆收集并颁发收藏证书。

    在浓厚学风沉淀的背后,是兰州大学教师和学生在专业领域的培养和他们在困难地方的坚持。

    有一次,药用植物专家赵茹带着他的弟子杨永健和马志刚一天走了数百英里的山路。当他们找不到住的地方时,他们就在野外露营。师徒们花了几十年时间穿越甘肃明川山。赵茹可以用毕生的心血来编纂《甘肃中草药资源记录》。

    后来,面对90后学生不成熟的面孔,已经成为药学院教授的杨永健严肃地说,“药用植物学的大部分工作时间都在野外。药学专业的学生必须有医学的品味,你需要学习的所有知识都是自然的!”

    沙漠,干旱,这样的环境,生存是一个难题,为什么要谈做贡献?

    但是刘明庭可以。这位兰州大学1957年毕业生痴迷于研究红柳。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刘明庭与新疆策勒、皮山、玉田县的干部群众一起,在广阔的沙漠边缘种植了数百万亩的红柳树。仅在策勒县,绿洲面积就增加了四分之一,沙漠后退了7公里,无法耕种的地区变成了肥沃的土地。他获得了28个联合国、国家、省和部级奖项,成为世界著名的防砂专家。

    支撑刘明庭60多年奋斗的精神力量从何而来?刘明庭脱口而出:“我们兰州大学的校训是‘自强不息,与众不同’”红柳抗旱,可以在盐碱地生根。对刘明庭来说,如果你想做出贡献,你必须像一棵红柳树!

    “一旦校训和学风形成,它们就成为学校的无形文化。这种文化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兰达人。”兰州大学校史研究室主任张克非说。

    加入兰州大学是我最好的选择。

    世纪之交,东部沿海地区发展迅速,西部地区相对落后,人们的思想在动。兰达也不例外。

    化学化工学院院长梁永民仍然记得,从1995年到2005年,学院的教职员工数量急剧下降。教职员工一度引以为豪的“化学大楼里永不熄灭的灯”开始显示出黑色的窗户。

    兰州大学经历了人才流失的痛苦,站在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更加重视人才工作。

    兰州大学努力优化人才队伍建设的体制、条件保障和学术氛围,努力改变以往人才队伍建设中“孔雀东南飞”的困境。

    自2018年以来,学校党委书记袁占亭和校长严纯华等领导先后赴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日本、德国等地进行海外招聘。他们与100多名学者和国际学生进行了多次积极接触并签署了工作意向协议。每所大学都采取主动,派出了30多个招聘团。

    在人才队伍建设体制改革中,学校为在校成长的年轻人才设立了“年轻教授”,并在考试合格后直接聘请他们担任教授。对于引进的青年人才,应设立“青年研究员”的职位,通过5年评估期后成为正式成员,以鼓励青年人才脱颖而出。

    学校还努力为教师创造一个无忧无虑的工作环境。建立高层次人才健康档案、建立医疗“绿色通道”、建立儿童入学长效机制等一系列措施,将防止因工作不足造成人才流失。

    由于各方的努力,兰州大学的人才工作有了很大的提高。梁永民的化学化工学院也迎来了该行业的最高领导人:中国科学院院士、催化专家李灿加入学院并领导实验室的建立。

    吸引这些领导的不仅仅是学校领导的真诚,还有兰州大学提供的职业舞台和深厚的学术积淀。

    不久前,兰州大学高级催化中心成立。李灿实现了在西方建立催化中心的长期愿望。“兰达在资源和学科方面具有优势,甘肃及其周边地区有丰富的可再生能源。这些优势在其他地方没有。兰州大学化学系经历了严重的失血,但积累很深。对我来说,这是做生意的地方。”李灿说。

    在“丹麦第一位中国教授”侯晓林被兰州大学全日制录取的过程中,他被大学不间断的核科学传承深深感动。“兰州的地理位置并不优越,但甘肃拥有最完整的核工业链条,而且研究团队非常团结。加入兰州大学是我最好的选择。”侯晓琳说道。

    仅2018年,兰州大学就有118名新的教学和科研人员,其中包括5名新院士、22名国家人才工程候选人和37名海外人才。人才工作迎来了转折点。

    黄河奔流不息,宫廷雄伟壮观。历经辉煌与沧桑的兰州大学,在大学11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站在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

    面对兰州大学动荡的岁月,2016级经济专业学生郭蓉给兰州大学写了一篇充满激情的自白:

    “我知道,你正在遭受贫瘠边疆带来的孤独。不过,我也知道,自强不息的座右铭将激励一代又一代兰达人继承前人的精神,在历经百年沧桑的黄河奇石上刻下新的内容。”

      最新资讯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c) 2010 dragocactoi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辛庄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