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⑧:夜袭敌哨所,俘虏少校军官!口供价值极高
  •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⑧:夜袭敌哨所,俘虏少校军官!口供价值极高

  • 时间:2019-11-03 17:49:03 阅读:589
  • 这是回忆录的第八集,回顾了以前的时期:标题专栏

    自卫反击后,敌军被当局驱逐出边境地区,形成一个10至20公里深的敌军边境地区,除了关键地区和关口的戒备森严的哨所外,几乎无人居住。大片耕地荒芜了。原本分散的村民房屋也变成了废墟。有些人大多是敌人的“特工”或他们的政府公安和军队人员。简而言之,敌人领地这一地区的丛林密度更大,长满了杂草和荆棘。如果我潜入这个国家,很难知道在哪里为敌人建立军事区,是否有地雷、陷阱、竹竿等障碍物。一旦发现接近敌人的目标,就很难避免纠缠。即使是火和狗也很难逃脱。尽管有许多缺点,我们的边防侦察和战斗旅为了“保持对敌人的军事压力”,仍然采取积极行动,通过各种侦察和战斗手段对敌人积极施加压力。

    当然,边境斗争不能是痴心妄想,越南也不会无所事事。强制边境居民撤离其边境,实施“严格控制政策”,主要是借助特工和武装便衣、公安队伍加强对其边境地区的管理和控制。驻扎在军事据点和公共安全营地的敌方战斗人员经常越过边界来扰乱我们的边界,甚至绑架我们的边界居民、抢走大量食物和绑架牛等。这就是为什么自从战争导致的撤离以来,我国边境人口没有完全恢复生产的主要原因。它也使我们边境上的贫瘠土地随处可见。它也是越南军队和特工渗透、侦察、伏击和骚扰的隐蔽区域。去年年底,武装的敌军人员越过了芹菜池的边界。在躲藏了几天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后,他们试图抓住我们的牛。在被群众发现后,他们被第32师的侦察队在农场民兵的配合下找到。因此,虽然边境侦察行动在反击行动中没有激烈的战斗和硝烟,但双方军民之间的“暗战”,即公开与隐蔽、侦察与反侦察、渗透与反渗透、骚扰与反骚扰,是非常尖锐和激烈的。

    第31师侦察连位于锦屏十里村,多次潜入进行出口侦察,骚扰敌人哨所和据点。12月的某一天,郭科长直接命令副连长牛兴国和班长石卫星等五名官兵离开这个国家,潜入三个村庄伏击并抓获俘虏。当他们近距离面对敌人时,他们果断地向敌人开火,杀死了三个人。后方营地的敌人被声音打动了。在连长姜良清和指导员陈新利的火力掩护下,抓捕小组顺利逃脱并安全撤离。渗透侦察队由驻扎在兵寨的师二中队组成,在旅的指挥下,夜间两次在巴萨附近秘密渡过红河。它潜入敌人10多公里的深处,在敌人的领土内移动了5到7天7夜。它几次差点碰到敌人。最后,由于不利的环境和战斗的欲望,它没有逃避。占领红河西岸的关键地形道路和设防条件后,它在确保安全撤离的前提下,故意留下被遗弃的物体和痕迹,给敌人留下紧张局势。

    第三十二师侦察队在龙堡、水蛭堡、楠溪江等地对敌人的渗透侦察和骚扰活动也给敌人造成了恐慌和惊吓。虽然“小草伏击俘虏”行动失败,但它也阻止了小草的敌人在公路上巡逻。同时,侦察大队在河口芹菜池至锦屏十里村一线设立了许多观察哨,长期密切监视敌人的动向。依靠边境居民对异常离境进行侦察,了解敌人的情况,组织渗透和骚扰行动,保持对敌人可见的军事压力。

    1980年2月,侦察大队完成了上半年计划好的边境作战任务,随后陆军的直接侦察连转移到锦屏十里村。第33师侦察分队接管河口边境侦察作战任务。撤离期间,侦察处负责将任务移交给第三十三师侦察分队半个多月。该师组建的两个侦察中队分别暂时住在晓南溪东南的芹菜塘和龙堡农场,侦察营撤离后将进行调整。

    王黎明,第三十三师侦察处处长,1962年在云南文山参军,担任步兵排长、连长、营长。他又高又壮,待人沉着真诚。他经常带头实践自己的工作。虽然我第一次见到王常可是在兵郎寨,但我还是和以前一样。他开朗率直的性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包括他领导的侦察兵,他们刚刚加入野战军,士气高昂,在执行边境侦察行动中势头强劲。

    那天,局长让我去孝南西边防总队宣布侦察支队即将轮换的有关事宜。同时,他介绍了第三十三师侦察支队的组成和任务,讨论了要执行的任务范围和领域,协调了主要副食品和油料的供应。在我面前,我要感谢参谋长钟云祥对我在楠溪江行动的大力支持。谈到第四连山山脚烈士遗体的抢救,钟参谋长日夜熬夜,担心我们的安全。他说在如此敏感的地方找回士兵的遗体就像“从火中取栗”!他还为附属于他们的重机枪的“意外发射”道歉,说已经困难的行动增加了麻烦。我说过你们的边防部队是我们执行边防任务的坚强后盾,包括在黎明前停止对河口县的供电。没有你的大力支持,这不会如此成功。

    在团里吃过午饭还很早,所以我去了33师侦察处和侦察连的芹菜塘农场。芹菜池位于孝南溪东北20多公里处,地理位置相对较高,靠近边境。这是我第一次去芹菜池。穿过楠溪江公路大桥后,我必须沿着边境农场公路便道行驶。因为当道路环境不熟悉时,我还特意带了军事地图以便就地熟悉边境地区的地形。当然,司机都带着冲锋枪。沿途的许多路段距离传统边界只有数百或数千米,大部分被陆地上的天然山脊和小溪所包围。没有不可逾越的河障和陡峭的岩石和悬崖障碍。边境的两边都很容易越过边境。这也是双方武装人员渗透、渗透、袭击和伏击的主要地区。因此,不久前,越南武装人员越过边境伏击并偷牛。在下午和光天化日之下,我没有看到任何人和司机洪翔一起走,这让我更加警觉。

    我在芹菜塘遇到了杨占祥,学友的侦察人员。他于1973年加入云南大理的白族。在南京,我们和学生团队在同一所学校学习了一年半。在此期间,我们在寒暑假期间在大理度假时相遇。没有路上的相互关心和关注,我们可以被视为真正的学友和“大理老乡”。毕业后,他回到独立师,现在被分配到第三十三师,这恰好是另一个军事项目。

    晚饭后,王科长想派辆车和杨参谋护送我回去。他说这段路离边境太近,直到黄昏才安全。我说这两辆车更有可能引起麻烦,所以被拒绝了。为了防止敌人特工的袭击,我请洪翔开车。我手里拿着副驾驶员座位上的枪,小心翼翼地搜索前方,准备随时应对可能出现的情况。经过几英里蜿蜒的下坡山路后,天空又黑又模糊,吕霄同意在到达安全地带之前不开灯。然而,当他到达坡底时,他看到路上散落着许多碎石,汽车不得不避免缓慢行驶。突然,一声巨响,吕霄喊道:“它坏了!”右后轮胎爆了!当我看到他时,我不得不停下来。我太忙了,停不下来。我坚持要转身再停下来!这是因为我看到左边几千米外的山脊是国家边界线,至少有小山丘挡住了右前角,敌人很难看到。听到我说的话,吕霄继续开了20多米。他坚持要转弯后停下来检查。他证实右后轮刚才在路上被一块石头砸碎了。他不得不迅速更换轮胎。

    我帮忙拆下备用轮胎和破轮胎。天已经黑了。突然觉得不对劲!你去的时候没看见这么多石头吗?吕霄也是对的。这是怎么回事?我说了敌特是否有意越过边境。当心敌人的攻击!你继续制造汽车,我保持警惕!说着,拿着冲锋枪走到包糖后的一边,观察并倾听周围的动静。吕霄自己无法把备用轮胎安装到位。他拿出手电筒,小声对杨参谋说:“你可以过来帮忙拿手电筒。”。我不得不跑回车上帮忙给轮胎穿衣服。突然,一个黑暗的身影从斜坡上走下来。也许它突然看见附近有人和车,摇摇晃晃地向田野跑去。是野猫还是野兔看不清楚?但是它吓得我们出了一身冷汗!吕霄说这比敌方特工来得更突然。

    转眼间半个小时过去了,但在最后再次拧紧螺母之前,我说:吕霄,我们在这里有一把大枪不安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更危险。我们先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拧紧螺丝怎么样?吕霄回答是!小心不要犯大错误,那我们先走。说车开出了两三公里,过了楠溪江公路桥后已经安全了,我说我们可以停下来继续让车!“小心不要犯大错误”!这是边境行动中必要的警惕。

    到1980年2月底,我在参与组织许多边境侦察行动时,在芹菜塘、龙堡、山腰、四连山和红河岸边留下了无数脚印。我也经历了战场上的生死考验。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在边境关口的“侦察行动”的真正战场上接受了训练,并增强了在复杂多变的战场上组织和指挥的能力,没有恐惧,能够评估局势,平静地面对挑战。他们受益匪浅。当我离开边境时,我写下了“记录边境侦察行动”:

    战争的痕迹今天仍然存在。侦察已经到达边境。

    战场勇敢地与敌人作战,渗透、潜入、征服和骚扰四面八方。

    边界的划分很陡,勇敢者的英雄精神仍然存在。

    实战经验造就了非凡的士兵,烽火造就了边关的军事成就。

    继续执行作战任务的第三十三师侦察支队和陆军直接侦察连也在河口和锦屏边境取得了良好的效果。1980年3月下旬,在王黎明局长的指挥下,由副连长张立新率领,排长刘玉生和6名士兵率领的第33师侦察连组成了一个8人分遣队,潜入芹菜池,深入伏击敌人,但失败了。张立新又随机进行了20公里的秘密侦察,最终找到了敌人的重要观察哨。24日,不分昼夜,他们果断地组织了对敌人观察哨的夜间突袭。首先,他们用低调的冲锋射击敌人的哨兵。然后,许多人冲进房间杀死两名敌兵并俘获三名敌兵。结果,没有一个敌人逃脱。经过十多个小时艰难曲折的秘密旅行后,囚犯们被强行护送回他们的家园,并于25日凌晨安全返回。经核实,其中一名囚犯是黄越连山省军事部门的安全官员,是邓文锥少校。邓的供词对了解战后越南军队的面对面情况有很大的价值。张立新、刘玉生等。获得了战功,受到了军区的表彰。当时,总参谋部和军区情报部门把它评价为自边界侦察行动以来最先进和最高级别侦察的成功范例。

    4月12日,副连长秦培富和陆军侦察连7名士兵在锦屏雅口村草口山(Tsaoko Mountain)越境伏击并抓获囚犯。准备射击敌人的一部分并俘获一个敌人,预计敌人的小部队也会到达。一名敌人在战斗中丧生,一名受伤。其余的敌人逃跑了,为了逃跑被杀了。缴获了一支苏冲锋枪、30发子弹和一块手表。不幸的是,在枪战中,我们当年招募的来自湖南省花垣县的新战士吴宜兴(Wu Yixing)由于缺乏战斗经验,急于起身抓捕俘虏,不幸被敌人胸部击毙。

      最新资讯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c) 2010 dragocactoi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辛庄新闻网 版权所有